abo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日本明星cp文

葱油饼子_成仁小说

2019-02-18 16:39编辑:admin人气:64


  ?【征文】“华特磁电”杯征文大赛作品集   ?【稿酬】《临朐》微刊稿酬机制   ?【精彩】2017年度原创文集   ?【精彩】2016年度原创文集   葱 油 饼 子   作者 | 张进酒   吕钦文还是卖他的葱油饼子。   或许“钦文”这名号太雅,清水街上的人还是习惯叫他“老吕”。   “老吕,给我来两个!”   “您少待。”   老吕的葱油饼子不同于别处,常见的葱油饼都是死面,他家的是发面的,而且现做现卖,一个个炸出来的。   葱油饼子   每天早起,他婆娘便将头天发好的面揉上几遍,装进一个大瓷盆子,用布蒙好,还不忘放上一瓢干面,盖上盖帘儿,连同一天所用的油盐,一同放进小挑儿。   鸡叫了三遍,老吕准时扛着他的小挑儿出摊儿。   这副老槐木挑子已经发亮,灰黢黢的,一头是个一尺半的小木匣子,共分两格:上面一格坐着个约莫尺高的小火炉,架口小铁锅,底下是火膛,下面一格是个抽匣,里面放了油盐佐料并菜刀、擀面杖等家什儿;另一头坠着个竹篓子——放木炭用的,盛面的瓷盆子就蹲在竹篓子上。   老吕今年四十五六,个子不高,面目清秀,辫子梳的整整齐齐,没一根跳丝儿,远看锃亮;身上着件灰色长袍,腰里鼓鼓囊囊的;脚上是双干干静静的布鞋。他不是个生意小贩,倒像个秀才。   老吕是清水街上的小贩中唯一一个穿长袍的。   他军事穿越小说是个读书人。   老吕五岁进学,读过整本的《论语》、《大学》、《中庸》、《孟子》。他爹是个老秀才,只好读书,不治产业,起先每日还有馍吃,后来越发穷了下去,只能喝稀粥度日。   《四书》   后来他爹一病殁了,他娘便借些钱,支了个葱油饼摊子,勉强过活。   老吕炸葱油饼的手艺,是他娘一手教的。   老吕的摊子背后是条小巷,每天到地方,老吕放下小挑儿,就把寄存在小巷的两块杉木板子支起——这里的风气极好,寄存的东西竟不会丢,点上火炉,架上油锅。   这勉强算是一个摊位。   等到天大亮了,老吕忙碌的一天才算开始。   他的饼子味道极好,价格也公道,两个个铜板一个。人家过来,从不问价,直接说来几个。老吕每每都先客套几句,什么“少待”了,“且候”了,起先人家还不大习惯,慢慢地也就充耳不闻了。   老吕的手速极快——他常言道叫人家等久了,似乎不合乎礼数:先将长袍的袖子略挽一道,这才从大瓷盆里揪出一块拳头大小的面团,一分为两个等大的剂子,用手压平,撒一层干面,继而用擀面杖迅速擀平,抹一道葱油——这是他自己炸的葱油,味道极香,叠起后再按平,抟成团子,擀面杖复擀一道,随手一丢,饼子稳稳落在油锅中,“滋啦”一声,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这时,老吕手持两根长筷,熟练地翻几次锅,约莫熟了,才用柳条笊篱捞出控油。   整个过程,熟练且快,饼子焦黄,色泽诱人,油纸包好,人家买去,佐以稀粥,抑或豆汁,再来一碟小咸菜,实是绝配。   老吕一早上,能卖百十个饼子。   等到了辰巳交时,食客方才渐渐的少了,他也不忙收摊子,水毛巾擦了手,就从鼓鼓囊囊的腰间恭恭敬敬地掏出一个蓝布小包,小心翼翼的打开——是本《论语集注》,这时,他就斜倚着小巷,诵读几句,还不时瞄一瞄自己葱油饼子_成仁小说的摊子。   秋风方起。   这天,清水街的人像往常一样,起个大早,要赶去排队买饼子,只是他们发现,寄存在小巷子里的的两块杉木板子还在,却不见老吕的身影。   今年正逢西太后七旬万寿,圣上特开恩科,老吕这会儿正在顺天乡试。   老吕昨儿起了个大早,特意将长袍叫她婆娘涮洗得干干净净,脚下也换上了前儿晚上他婆娘刚绱好的布鞋,带足了盘缠——他这几年卖饼子,积攒了不少体己,右手提个考篮,左手拿一把油纸伞,风风光光的上路了。   考篮(京剧《范进中举》剧照,张建国饰范进)   他这会儿,才算是个秀才。   清水街的人已经记不起多久没吃到葱油饼子了。   这天,巷子里的老刘妈起个大早,梳洗后先给菩萨烧了三柱香,恭恭敬敬地磕了头,又念了几句佛,掰着指头掐算了一阵,才对他老头子老刘说道:“今儿廿三,逢月祭日,还是不要出门的好。”   老刘正装着烟,应了一声,掏出火镰儿打着火,便蹲在门口抽了起来。   远远的,就看见一个人扛着挑子慢悠悠的走来,老刘一打眼,就看见了这人灰色的长袍和脚下微旧的布鞋。   “吕解元回来了?”老刘站了起来。   “高邻有礼了。”老吕勉强笑笑。   “这怎么还卖这个?”老刘笑道,“您现在可是吕老爷了。”   “高邻见笑了。”老吕低下了头。   “今年秋闱,听说咱街上中了一人?”   “那是高府的高年兄。”老吕的头更低了。   “那是高老爷了!”   ……   “老吕,什么时候再考?”老刘追问道。   “小弟今科文章火候未至,只待三年后再考罢。”   “哦……”   老吕还是卖他的葱油饼子。   又是一日,清水街上忽有人传言,说道袁参政和张总督上书圣上,奏请立停科举,以便推广学堂,咸趋实学。   老吕远远地听着,心内自忖:“圣上圣明,去岁刚开了恩科,明年岂会不考?乱谈,乱谈!”   过了几日,又听人传言:圣上已诏准自明岁始,所有乡会试一律停止,各省岁科考试亦即停止……   老吕的心,顿时凉了。   老吕还是卖他的葱油饼子。   只是,他再也不敢梳亮头发,套上长袍,穿着新布鞋了,不过腰里照旧还是鼓鼓囊囊的——是他婆娘缝的钱袋,不再是《论语集注》了。   也怪,这二年,他人也渐渐地变得豁朗了。   如今再有人买饼子,“老吕,给我来两个!”   他会笑呵呵的说道:“好嘞,您等着!”   他现在,真是活脱一个小贩儿了!   戊戌四月廿一日,写于黔西。   小注:   ①考篮:科举时代考生用以盛文具、食物的提篮(形状见图片)。   ②解元:指科举制度中乡试第一名。明清科举制度正式科举考试分为童生试、乡试、会试和殿试。乡试为省一级考试,考试合格者为举人,第一名为解元;会试是举人在京城参加的全国统一考试,考试合格者为贡士,第一名为魔法校园类小说会元;殿试是由皇帝亲自主持的进士考试,分三甲第一甲三人第一名叫状元,第二名叫榜眼,第三名叫探花赐进士及第。 第二甲人数若干第一名称传胪,赐进士出身。第三甲人数最多赐同进士出身。   ③袁参政和张总督:袁世凯和张之洞。1905年9月2日,袁世凯、张之洞奏请立停科举,以便推广学堂,咸趋实学。清廷诏准自1906年开始,所有乡会试一律停止,各省岁科考试亦即停止,并令学务大臣迅速颁发各种教科书。   图片/网络   张召征,字子道,号东泉,笔名张进酒,临朐辛寨人。毕业于山东建筑大学,供职于中国水利水电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现居贵州。酷爱诗、词、明清小说,喜藏书,爱京、吕。长于欣赏,不擅创作,经史子集,略有涉略,然不能精通,唯一家言语尔!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fresio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友情链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