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欧美明星cp文

第二人格全文_几梦文

2019-02-19 11:44编辑:admin人气:60


  第二人格——寄生   ——我不明白他何时来,我何时离开   人皆有一己私欲,他们也为了满足欲望而行事,至于他们的方式我不得而知,但其实人们活着其身就是一种复杂的欲望,对于求生与肉欲以及安逸为准则,我觉得没有错。   总的来说,人之生者,皆有所求。   不过我不明白我生下是为何,我的心灵,我的神识存活下来有什么欲望。上帝捏造了我,塞入一个躯壳,如同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样。不过我想他应该是老糊涂了,他又捏造出一个灵魂来,不过却忘了再做一个躯壳,直接把他塞入了一个与我共存的空间。   那意识十分微弱,不过我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看得出来,他很聪明,聪明得使我慌张且觉得不自在。“他迟早要反客为主的。”那时的我这样想。   出乎我意料的,漫长的时间中,他貌似处于某种休眠状态,死一般的沉寂,死一般的寂静。后来我干脆忘掉了他,彻彻底底地忘记了他的存在。我如同所见的所在的人群当中,以求生、肉欲以及安逸为准则。至少我过得很好,随和且放松。   慢慢的,我感觉我所在的空间发生了一丝悸动,尤其是在我抑郁寡言的时候,那感觉尤为强烈,让我想起了我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客人。我尽力掩饰我的神识所支配的这个肉体,免得被他发现并夺走,不过我当时就应该明白,我、他与这个肉体之间的关系就如同或门一样,我们可以互相屏蔽对方的自主意识并使其进入一种窥视状态,不过毕竟我是这个我们所生活的空间中的主人格,所以接入肉体端口的时间大部分由我来参与并支配。   “我具有天生的强势力的优势。”   说这话的同时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猜想:“他迟早是要反客为主的。”   目前我的担心是他那可耻的聪明,为虎作伥,我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   我发现我又错了,他有时接入控制端口但我们从未进行第二人格全文_几梦文一次信息交流。我闲来无事就教这躯壳写诗,情义优美,语境非常。可他却常常给这躯壳灌输一些阴暗的思想,让其写一些血灰暗甚至有些反人类反社会的小文。我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做,不理解他的思想为何如此让人讶然,我尝试与他沟通,可却从未得到什么回应,我猜想是他单向截断了我们的意识交流,所以后来我只能任由他胡作非为,仅此而已。   我不明白他何时来,我何时离开。   第二人格——剥离   ——狡猾的狱囚想同善良的狱警作斗争,并剥夺他的权力。   事实上他对我的影响不仅仅是与我分割对那躯壳的掌控权,在我和他共生了较长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我甚至受到了他那消极心短篇小说阅读网态的潜移默化,这是令我心悸又担心的。   就在我慌乱、焦急、为自己的改变感到有点可耻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人心难测,你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为他护短。”那是我第一次听见他说话,声音平和又沉稳。   “不。”我吸了口气。“每个灵魂,每个意识,每个思想都应以支配人类并让他们有意义地活着为目的而生。我要这么做,你也如此,而不是以摧残自己所附着的肉体而生,你就是他,他出了什么事,你也别企望得到什么利己的东西。”   他无趣地走开了,也不知有没有听清我的话,但我还能听到他的脚步声。   我越来越看不惯他盛气凌人的模样了,在主宰的世界享受温馨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可当这一切被一个违和环境所终结教我如何消受?一个嘶哑、刺耳的声音充斥着我的生活,我的大脑……如同被尖锐的锈铁填满,唏唏碎碎,让我烦躁、恼火。   我不该如此骗你们和我自己的,我昧着良心骂他骗子、剥夺者,与此同时又听见有好多人围着我们窃窃私语,貌似是在骂我们疯子吧。我不想争执,也不想放松对他的警惕,然而这种紧张感又险些把我逼成疯子,在迷茫中我只能选择坚持,我对解除压抑有着强烈的向往,可我明白放弃的后果,不仅无法挣脱,而且会被击垮,只能任由他,一点一点侵蚀我的心境。   我偶尔会发出无奈的叹息,却无法救赎我那可怜可视化的神识,这对我的打击,是沉闷且沉重的。   然而,羁绊我的,不仅仅是他的存在,还有客观世界对我的种种影响,我无法驳斥悖论,因为它已被众人推崇的所谓的神灵所占有,在此我又显得如此无助与绝望。人类从无稽之谈与故事之中得到信仰(抑或是经验,至少每个神智健全的人都有这样的理解),或许我才是那个接近现实的人吧。   至少我还活着。   第二人格——诧异   有人困在自我矛盾里自甘堕落,亦有人抛开杂念去整理身边的一切资源,前者死在了对未来的恐惧之中,而后者利用了一堆破铜烂铁锻造了一艘诺亚方舟。   “你与我又分饰着什么角色呢?”   “后者永远不会提出这种问题。”   “倒也是。gl小说古代”我苦笑了一声。   虽然对他仍心存芥蒂,但我却从孤寂中寻到了一个肯于我谈话的人,当然,也是他先开的口。   而此时的我,正在思考一些逻辑问题。   我缘何如此孤寂?他又缘何独占那后者的头衔?“堕落”一词,又怎会扣到我的头上?   “我想更深地了解你。”   “继续。”   “不如我们讲一下各自最近一次的梦境如何?”   “可以。”他礼貌地挥了下手,示意我先。   只不过这礼貌在我看来很生硬,虚伪的很。   “我坐在实木椅上,扶手是雕了桃花的,就坐在那椅子上,看着窗外的树。蜜蜂聚在我摆在窗台的花上,那是盆假花,供我冬天赏用。而此时它却把蜜蜂死死的迷住了,它们滞在花上盘旋,迟迟不肯离去。”   “有意思的梦。”   他托着下巴,沉思着,但很快又笑了起来。   “一天晚上,我出去找妓女寻乐,一个男人领着我走进一个深巷子,我低着头,想一些事情。”   “想什么?”我忍不住插了句嘴。   “这个男人会不会是做仙人跳或是领我到僻静地方寻财的?他此刻心里又在想些什么?”   “后来你想出来没有?”   “一半一半吧,后来我干脆不去试着读懂他的心,但是他确实把我领到了一间昏暗的屋子里,里面坐着个妖艳的女子,我和她云雨一番后便走了。”   一瞬间我不知说什么才好,只得坐下来,燃上一支香烟。   “我该走了,这躯壳先借我一用。”他转过身去,整理了一下衣襟。   “可别带他去寻花问柳。”   他走了,无声无息,消失在黑暗中。   如果他身处另一个躯壳中,或许还能和我成为朋友。   如果说这两个梦境是我们各自的人生写照的话,那未免太真实。   那么就让他走吧,走进那黑暗的地方。   第二人格——践踏(终章)   东野圭吾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我算是真正看透我的心了。   鹿在池中饮水,水中却没有鹿的倒影,它看着水中葱葱郁郁的树荫,愈发地觉着水变得腥臭。   是水变质了吗?不,是鹿的嘴角在流血。   我看着眼前的镜子,镜中空无一物,突然身体顿感失重,我掉进冰冷刺骨的水里。   慢慢地下沉,周围的亮光渐渐消失,意识褪去。   我是要死了吗?   “未必。”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起身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是梦吗?可又为何与现实难辨真伪?   他总是悄无声息地来,又悄无声息地走,这使我感到十分的不自在,好似我的隐私,都被窥尽了。   世间没有绝对存在的东西,而我却在期待着永恒,既然学不来化蝶的洒脱,不如就让我拘泥在这虚假的现实之中。   首先我要做的就是——接纳他。   我向他抛出橄榄枝,正如我向他展开相册一样,他折断了我的橄榄枝,正如他撕碎相册一样,忘记了过去的我就这样死亡,因为我尚且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痕迹。   他为什么要抹杀我?   试着回忆自己这一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权因我那被撕碎的相册正躺在我身边。   我看往天堂,洁白、纯净,花香了我的翅膀,湖清了我的心房,那就是我的样子吗?天上飘下的羽毛变成了白皑皑的雪,刺痛我的骨髓,白雪连着天际,只有我和一株不知何时出现的花突兀地站在中间。我摘下那朵花,嗅不到花香。   一朵假花嘛,我随手扔到地上。   那花却燃了起来,融了脚下的雪。   我又坠下无尽的深渊,直至身体重重地砸到地上。   四周一片殷红,闷热的很,我明白这是地狱,小巷子穿插交错。漫无目的地走进一条巷子,围墙用红砖砌成,砌合地死死的,和排水沟里流过的血不差毫色。   不知走了多久,只见前方拐角处有户半掩着门的屋子,却见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坐在床上,眼神空洞,如死人般沉寂。直觉告诉我要尽快离开这鬼地方,回头一看,那扇半掩着的门早已被一堵墙代替,再回头,那女人也不见了,屋子也消失掉了,只有一本相册摆在我面前。   我为何如此不堪?因为我才是那碍事的第二人格。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fresio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友情链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