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动漫cp文

失所_高hbg小说

2019-02-16 14:56编辑:admin人气:150


  编注:   11月11日,野草公号刚推送了奥地利著名作家伊尔莎?艾兴格(Ilse Aichinger, 1921- 2016)的印象记,近日获知她正好于11月11日因病去世,享年95岁。今郑重推送她的短篇小说《失所》(Wo ich wohne),表达我们的敬重和送别。   《失所》最初发表于1955年的《林茨年鉴》,1963年被收入同名小说集。该短篇实际在1953年前后就已经完稿,在主题和语言风格上和艾兴格首部中短篇小说集《被缚之人》(Der Gefesselte, 1953)中的小说相近。1991年,费舍尔出版社依照艾兴格的意愿把《失所》收入小说集《被缚之人》,从而和另外10篇小说一起构成了该小说集颇为批评家们称道的“轴对称镜像结构”——核心短篇《镜中故事》为第6篇,处在对称轴的位置;其余10篇小说则在主题和意象上构成互补镜像。第10篇小说《失所》和第2篇小说《被拆开的军令》的主题都是个体突然被某种不可知、不可抗的神秘外力逐步剥夺了行动的自主权,不知不觉中成了陌生力量的傀儡。两则故事的主人公直到故事结束也无法理解剥夺自身行为能力的那个隐藏的力量;他们都在某种程度上消极地听任荒诞发生在自己身上。   《失所》是艾兴格早期最重要的短篇之一,也是众多研究者阐释作者晚期作品中对“地点”的高度敏感所必引的一个短篇。故事讲述了一位无名无姓的主人公极其突然地就掉进了一个不断往低处搬家的荒诞陷阱:从四楼降到三楼,从地下室降到下水道,有朝一日甚至可能落入炽热的地心。该短篇有着明显的卡夫卡风格,静静逼近的威胁、身边人荒诞的冷漠和无法抗拒的陌生外力构成了一个意义多重的黑色寓言,表现了现代人对被极权逐步活埋的刻骨恐惧。   本文译自费舍尔袖珍书出版社1991年版《被缚之人:伊尔莎·艾兴格中短篇小说集第一卷》   短篇小说   杨植钧译   失 所   [奥地利] 伊尔莎?艾兴格   从昨儿开始我就住低了一层。我不想大声嚷嚷,不过我真的住低了一层。之所以不想把这事儿大声告诉全世界,那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搬家。像每周六晚一样,昨儿晚上我听完音乐会回家,开门,点灯,上楼梯。我总是走楼梯——因为二战以来电梯就坏掉了——走到三楼的时候,我心里想:“如果已经到家就好了。”然后便靠在电梯门边的墙上歇了一会儿。每次走到三楼时我都累得够呛,有时这种突如其来的疲惫感是如此强烈,以至于我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四楼。不过这一次我没这么想——我当时清清楚楚地知道还有一层穿越np小说楼要爬。所以,我睁开眼睛,望向要征服的那最后一段楼梯,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电梯左边那扇门上挂着我的门牌。莫非我犯了糊涂,自己已经上了四楼却没有察觉?我想看看那张标着楼层的牌子,可偏偏在这时,灯灭了。   电灯开关在走廊的另一边。我摸黑走了两步到自家门前,开了门。自家门前?如果我的门牌贴在门上,那这还能是谁家的门?我肯定已经上了四楼。   门不费力地就开了。我摸到开关,开了灯,站在灯火通明的前厅里。我家的前厅。一切都是老样子:老早就该换的红壁纸,靠在壁纸上的长凳,左边是通往厨房的过道。老样子。厨房里,那块晚饭时没吃的面包还躺在面包盒里。一切就像刚离家时那样。我切下一小片面包吃起来,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进来时忘了锁门,于是回到前厅想把门锁上。   就着厨房里射出的灯光,我看到了那张标着楼层的牌子。上面写着:三楼。我立马跑出去,打开走廊上的灯,仔细地再读了一遍上面的字。然后我看了看邻居们的门牌:上面标着姓名的那些人以前都住在我下面那层。我想跑上四楼,看看现在住在我老邻居隔壁的人究竟是谁,是不是真是那位原本住在我正下方的医生。可就在这时,我感到一阵虚弱,于是只好回到家里在床上躺下。   我辗转难眠,脑子里老想着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儿。时不时地我强烈地渴望着起床,上楼,一窥究竟。可我觉得自己虚弱得不行,而且,还可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楼道的灯光会弄醒楼上的某户人家,有人会走出来问我:“您在找啥呢?”一想到提出这个问题的可能就是我以前的某位邻居,我就怕得要命,宁愿呆在床上什么也不干,尽管我知道大白天的跑到楼上四处察看肯定更令人难堪。   我听到住在我隔壁那位大学生的呼吸声;他是学船舶制造的,呼吸得深沉又均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不知道我正在他隔壁躺着无法入眠。我寻思着自己明儿要不要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很宅,很可能我刚才去听音乐会的时候他就在家。他没准儿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或者,我也可以问问那个清洁女工。   还是不要了。我问不出口。这种事儿别人还没过来赤凰传奇小说问我,我怎么好意思主动去问人家?我怎么能问那个大学生“请问我昨天是不是还住在楼上那层”?他会怎么说呢?我心里还是希望有人能来问我,明天有人会主动来问我:“不好意思,您昨天是不是还住在楼上啊?”不过我很了解那个过来打扫房间的清洁女工,她可不会提这种问题。或许,我以前的邻居会过来问我:“您昨天不是还住在我们隔壁么?”或许我的一位新邻居会过来问我。可根据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是不会问的。于是,我别无选择,只能装作自己一出生就已经住在下面这一层。   我自问,如果今晚压根儿就没去听音乐会的话,那事情该会是什么样子。可从现在开始这个问题和其他问题一样多余。我尝试着令自己入睡。   现在,我已经住进了地下室。住在这儿的好处是,我雇的那位清洁女工再也不用花力气把煤块搬上楼了,它们就堆放在我隔壁,对此,那个清洁工很是满意。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她觉得这活儿变得舒服多了所以就没过问我搬到地下室的事。以前她就没好好打扫过房间,现在开始是真正的漫不经心了。不过,如果要求她每小时把家具上的煤灰掸一遍,那也太可笑了。我看得出她现在心满意足。那个大学生每天早上吹着口哨顺着地下室楼梯跑到上面去,晚上又跑下来。每晚我都听着他在我隔壁深沉而均匀地呼吸。我希望他有一天能带一个姑娘回来,然后那个姑娘会发觉他已经住进了地下室。不过他始终没带姑娘回家过夜。   没人过问为什么我们住的地方突然移到了地下室。那些把煤炭轰轰隆隆地搬进地下室的工人们在楼梯上遇见我时总会脱帽致意。他们往往会放下装煤的袋子,站在一旁让我先过。出门的时候要是房东见到我也会友好地打招呼。一开始我还觉得他对我好像比平时更友善了,不过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当你从一间地下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总会觉得有些东西显得比平时友善。   我站在街头,拍掉大衣上的煤灰。不过粘在衣服上面的其实也没多少。我的冬大衣颜色很深。在城铁上售票员对待我就像对待其他乘客一样,没有人避开我,这倒令我有点吃惊。我想,住在下水道里该是何种感觉。慢慢地,我习惯了这穿越军事小说种想法。   自从搬进地下室后,我有时也会在晚上出去听音乐会。大多是周六,有时是工作日。毕竟,就算我哪儿也不去,最后还是不能阻止自己有朝一日住进了地下室。现在我偶尔会对那些自责的想法感到惊讶——当时,我怨恨所有那些让自己落到如此田地的东西。一开始我总想:“如果当初没去听那场音乐会就好了!如果当初没贪杯就好了!”不过我现在不会再这样想了。住进地下室后我变得很淡定,酒兴来了还会去喝两杯。   伊尔莎?艾兴格   害怕下水道里的蒸汽毫无意义。如果要害怕这些蒸汽,那我迟早有一天得去害怕地心里的烈焰——人要怕的东西太多了。而且,就算足不出户,我有朝一日还是得住进下水道。   我自问,那个清洁女工对此会作何种感想。我住在下水道里,她倒是省了为房间通风的功夫。大学生每天早上吹着口哨打开下水道井盖爬上去,晚上又爬回来。我自问,现在还要不要去听音乐会,要不要来上两杯葡萄酒。如果大学生这时突然心血来潮想带个姑娘回家过夜呢?我自问,在下水道里我的房间还是原来那个房间吗。此前无论住的地方怎样下降,房间依旧是房间,可是,那栋房子没有盖进下水道里。我无法想象,住进地心时还得把一个套间划分为我的房间、厨房、客厅和大学生的房间。   不过一切还是老样子。红色的墙纸,墙纸前面的储物箱,通往厨房的走道,墙上的每幅画,旧安乐椅和书架,还有书架上的每本书。外面还是那个面包盒。窗前还是挂着那张帘子。   然而,窗变了。不过这段时间我常在厨房里待着,而厨房的窗朝向走廊。它一直都是封死的。我没理由因为这事儿就去找房东,更不能因为窗外的景色变了而去投诉。他会理直气壮地告诉我,窗外的景色不属于房子的一部分,租金是看你住了几平米,不是看你透过窗子看到了啥。他会告诉我,看到了些什么,那可是我的事儿。   我其实也没去找过他,只要他一直是那么友善,我就挺高兴。唯一一件可以投诉的事儿或许就是窗户变得只有原来的一半大了。不过他可能会告诉我,在地下窗子可不失所_高hbg小说能设计得太大。然后我就会哑口无言。我可不能对他说,我对这儿不习惯,因为不久前我还住在四楼。如果真要这样抗议,那我本该在落到三楼时就采取行动。现在一切都晚了。
(来源:未知)
标签 卡列洪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fresio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友情链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