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动漫cp文

洋芋婆——王雪怡_骆尚志

2019-02-16 14:20编辑:admin人气:50


  我与洋芋的故事(之十八)   洋芋婆   文/王雪怡【小说】   黄昏,日头像一个烙熟了的锅盔,冉冉地滚下了西山,热度烧红了天边的几抹流云,天空就像飘荡着一缕一缕的彩带,初秋的晚风惬意地抚慰在脸上,痒痒地舒服。三爷直勾勾地看了一阵子变化多端的天空,自言自语地说:“该到回家的时候了”。说完,吆喝着他的羊群,慢悠悠地朝村里走,他走在前面,他的羊不近不远地跟着他。   下了山,刚走到村道上,看见前面不远处好像是一堆烂布,静静的在路边摊着,三爷不急不缓,等慢慢地走到跟前了,才看清是一个斜躺着的人。这人衣衫褴褛,披头散发,奄奄一息地样子,好像病的不轻。三爷不由地止了步,站在旁边打量了一会儿,那人没有动也没有睁眼,三爷忍不住喊道:“喂,喂,你是咋的了?咋睡在这荒山野外?”那人听了才慢慢抬起头,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我,我……实在一步都走不动了,就睡……睡哈了不觉就睡着了”。三爷这才看清楚原来这是个女人,只是面色憔悴,人瘦的皮包骨头,根本看不出大致的年龄。三爷弯下腰问:“你是病了?”“不,我没病,我只是饿的,三……三四天了我水米没打牙”女人用微弱的声音说。三爷听了也不觉着奇怪,因为这年头饿死的人他也见的多了。三爷蹲下来,伸手扶起这个女人,沉吟半晌,犹豫了一会儿,慢腾腾地从怀里掏出两颗烧熟的洋芋,洋芋还有点烫手,三爷颤巍巍地递到她手里说:“吃了吧!吃了就有力气了,爬起来再顺这条路走,不到两里路就到村里了,进了村兴许能要上一口饭,寻一个过夜的地方,躺在这里不要说狼,野狗都就把你吃了”。说完,三爷站起来头也不回就追赶他的羊群去了。   进了村,三爷把羊赶进圈,关好圈门,胳肢窝里夹着羊鞭,径直就去了村里的大食堂,估计正是打饭的时候,三爷饿的肚子里直发烧。食堂不远,就在村里解放前地主家的大院里。   从灶房里端出一大黑碗能模糊地照出自己眉毛胡子的不知啥面烧的清清的面汤,三爷蹲在院子里的土墙下面,其实连筷子都不用,唏哩呼噜几口就喝的差不多了,看到碗底剩下一坨子比较稠一点的,没舍得往光里喝,双手捧着碗一溜烟回家了,家里还有个卧病在床的老娘,让她老人家喝点稠的或许会好起来的。端到家里,娘说她自己的一份她喝了,这点稠的还是你自己喝了吧!推来让去,最后娘还是没犟过他,把他留下的这点稠粥喝了。三爷看着娘喝光舔净了,心里自然高兴,就对娘说:“今儿下午,饿的我眼前发黑,就和邻村的羊倌偷着钻进洋芋地里,剜了几个洋芋,在山沟里磊锅锅灶烧着吃了。本来乘那个羊倌不注意,我拣了两个大一点的揣到怀里,想着拿回家给您吃,谁知道回家路上遇到一个快饿死的人,我心里不落忍,就给了她,要不然娘你今天就能吃个饱呢!”。不料娘听了这话,除了没有责怪和抱怨他,倒一个劲儿说:“我的娃做的对,娘有一碗面汤就足够了,让那人吃了兴许能救他一条活命呢。”。听了娘的话,三爷心里便有几分沾沾自喜。   和老娘还有哥哥嫂子坐着说了一阵子话,不觉已经天完全黑了下来,老娘今天多吃了点,看起来气色好多了,也有了精神。于是三爷便放心了许多,三爷心想,看来娘的“病”主要是饿的,今后得无论如何想办法让娘多吃点东西,等秋后有了吃的,娘或许就能挺过去的。   到睡觉的时候了,三爷走出自家的院子,抬头望一眼天,星斗璀璨,蓝天如镜。想必明天是个好天气。三爷踽踽地朝羊圈走去,他是个放羊的,晚上得住在羊圈外面的小土坯房里看羊,这是他的职责,放羊看似轻松,实际上是个操心的营生,风雨无阻,昼夜不安,时时刻刻得操心,晚上也不能睡得太死,不然就会丢失羊只。不光怕狼,也更怕偷羊贼,这年头不管是野物还是人,八成都饿着,只要是能吃能充饥的东西都得提防着,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大意,万一丢失一只羊,自己一来赔不起,二来不好给生产队交代。想到这里,不由地加快了步子。   也不远,一锅烟的时候就到了羊房子跟前,三爷站在羊圈门前隔着木条子门往里看,羊大多已经卧下回草(反刍)。羊圈里安静而安详。三爷知道没有什么问题,便畅快淋漓地撒了一泡尿,一边系裤带一边往羊房子跟前走,从怀里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猛然发现门前有个人圪蹴在哪儿。三爷未免有点吃惊,更有些意外,低下头,借着迷蒙的夜色,仔细瞧了瞧,发现原来还是他回家时碰在路边的那个女人。那女人这时候也发现了站在面前的三爷,略微动了动,怯生生地说:“大哥,是我”!“啊”,三爷迟疑地问,“你……你咋又跑到这里了?”那个女人听了三爷的话,慢慢坐起来,双手合十,祈求道:“大哥,吃了你给的洋芋,我就跟着你走的这条路摸到这儿了,大哥行行好,今晚让我在你这屋里过夜,深更半夜地,我人生地不熟,实在没地方去。”三爷听了一口拒绝:“哪咋成呢嘛,我是个单身汉,再说就这么巴掌大的个地方,你住了,我哪儿去住,再说我住这里晚上还要操心羊呢!”女人听了还是一个劲儿求他:“大哥,就让我凑合一晚上吧,你睡在炕上,我就在地下爬到亮也好啊!”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三爷平生见不得女人哭,这女人一边哭一边求他,这时候他也禁不住眼泪汪汪的,实在是六神无主,想不出一点办法,默默地站了一会儿,揉了揉眼睛,开了门,伸手拉起面前的女人进了屋。   三爷把那个虚弱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的女人扶进屋里,让她坐在炕上,自己就站在地下,看了看,啥话都没说,就转身出来了,他急匆匆地又回到家里,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地说给娘听。娘听完叹了口气,说:“哎,谁家的娃娃可怜成这样子,是这,你过去把她领到家里来,今晚就让她和娘一起睡。”听了娘的话,三爷如释重负。   把那个女人领进娘的屋里,三爷再没敢多逗留,转身就去羊圈房里了。家里没有一口吃的,娘喊来嫂子,给女人烧了点水,喝了,洗了脸,也就和娘一起睡了。   第二天早上,娘起了个大早,战战兢兢地摸索着下了炕,手扶拐杖,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出家门,走向生产队的食堂。不出她的所料,队长果然已经到了食堂,娘一把拉住队长,声泪俱下地说:“他岁爸(队长是她的远房小叔子),嫂子我今儿有件事求你,你千万要答应。”队长扶住娘的胳膊问:“啥事你说?不要哭了!只要能办到我一定答应。”于是娘用袖子揩了揩眼睛,就把昨晚三娃(三娃是三爷的小名)领回来的那个女人的事儿详细说了。最后娘央求奔荒纪队长把她留下来,在食堂里给她打一份吃的,不然就会饿死的,那女子现在连走路都困难,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让她饿死在我们村里。队长听罢,面有难色,他用手挠着自己乱草一样的头发,结结巴巴地说:“嫂子啊!这事不好办,你知道的,最近粮食紧缺的很,我们连自己都没办法维持了,哪里有吃的给外面来的人?”可是娘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拉着队长的衣袖不放,一个劲儿地恳求。队长没办法,最后答应就今天早上在食堂里给她打一份饭,吃了就让她走。娘说:“哪咋成呢?这女子根本走不动了,至少你让她留下来,吃几顿饭,缓上几天再说”,队长一听,摇着头说:“不成不成,老嫂子,不是我不留她,是我没这个权啊!你知道的这些天上面严格控制盲流饿民留宿留吃,我也没办法!”娘听了队长的话,竟然普通一声双膝跪在他面前,祈求道:“他岁爸,今儿个你就是没办法也得给想个办法,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哪怕把我老婆子跪死也心甘情愿。”队长看着娘耍死拌活的样子,为难地直搓手,嘴里念叨着“这梦远书城言情小说咋办呢?哎!这该咋办呀!要留下来除非……除非这女子是三娃的媳妇!”娘一听这话,抬起头睁大眼睛问:“你说的这话可是真的?”队长笑着说:“只有这女人是三娃的媳妇,领了证,落了户,才能留下来,要不一点办法都没有。”娘听完爬起来,啥话都没说,蹒跚而去。   吃早饭的时候,娘带着那个女人来到食堂,和村里人一样,也给她打了一份早饭,不过是一个洋芋合着麸皮做的饼子,一碗玉米面苦菜汤,那个女人看起来吃的非常香,很快就吃完了,娘又把自己的半碗汤都给她倒进碗里。   吃罢早饭,娘硬是让三爷用架子车拉着那个女人去五里外的乡政府(那时候叫公社)办结婚证,三爷不愿意去,说:“娘啊!都新社会了,这事你咋还包办呢?”娘听了骂道:“日你先人哩,包办?我包办啥呢?甚话都不了说,你给我今天赶紧把证儿领回来”。没办法,娘在家里一直是说一不二的,三爷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可还是不得不去。   果然,中午开饭的时候三爷拉着那个女人回来了,把结婚证扔给娘,撅着嘴,转身就走了。娘望着儿子的背影,独自笑了。   这个讨饭来的女人就这样留了下来,她名字叫秋月,可村里人私下里给她取了个绰号,叫“洋芋婆”。意思是三爷用两颗烧熟的洋芋换来的。从此秋月就成了三爷家的一口人。也变成了我们村里的合法村民了。   两年后,终于熬过了饥荒的年谨,人们慢慢地可以吃个半饱了,渐渐的村民一个个脸上的菜色也退掉了。“洋芋婆”也不再是以前那个瘦骨嶙峋,面黄肌瘦的落魄女人了。慢慢的人们发现“洋芋婆”也出落成一个细腰丰臀,面容清秀,干起活儿来灵活利落,行为大方得体,口甜心善,是个很讨人喜欢的洋芋婆——王雪怡_骆尚志女人。   那一年的夏天,村里的食堂终于散了,口粮也按人口分配到户了。村民们从此可以自己在自己家里做饭吃了。为此大家欢呼雀跃,那一段饿死人的苦日子终于熬出头了。大家重启锅灶,家家的烟洞眼里冒起了炊烟,饭菜的香味儿弥漫了整个山村。村民们个个面带喜色,精神抖擞,如获新生。   中秋节的那天晚上,三爷放羊回家,老远就能闻到清油炝锅的香味儿。进到屋里,嫂子和秋月已经做好了饭,正往饭桌上端,三爷洗了手坐下来,秋月就把一大碗臊子面递到他手上,好久没吃过这么香的饭了,三爷端起来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娘坐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等一家人都吃罢了,娘一脸严肃地说:“都坐着,不要走,今儿个有一件事,我要说说,秋月到咱家已经两年了,现在终于熬过了饥荒,我看秋月这娃的身体也恢复的很好了,虽说那年她和三娃领了结婚证,可他俩并没有做夫妻,这咱家人,邻居们以及全村人都知道,那是当时娘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如今情况好了,秋月你如果想回家,明天你就和三娃去镇上把离婚手续办了,我给你准备盘缠,后天你就可以回家了。”秋月一听,扑通一声跪倒在娘面前,声泪俱下地说:“娘,我哪里都不去,您就是我的亲娘,这就是我的家,再说了我老家已经没有什么亲人,我要在咱家伺候娘一辈子,三娃如果不嫌弃我,这个手续我也不办了。”娘犹豫片刻说:“也好!只是我家三娃腿子有毛病,你不嫌他?”秋月急忙说:“娘!我不嫌啊!我咋会嫌弃他呢!他腿子不好,可他心好!”娘又盯着三娃,问道:“你能成吗?”三爷心里有点意外,更多的是惊喜,虽然说那年他和秋月领了结婚证,可秋月一直和娘一起住,娘也从没提起过秋月和他的事。娘只是把她像女儿一样地宠着,好像把当初秋月是怎么才能留下来的事给忘光了。因为身有残疾,他心理上自闭又自卑,感觉自己更本配不上秋月。刚才听到秋月的话,让他大吃一惊,没有料到现在村里最漂亮的女子——秋月竟然真的不嫌弃腿子有残疾的自己,甘愿嫁给他,此刻他心里激动的热浪滚滚,面红耳赤,低下头半晌憋出两个字“能成”!娘和家里人看着他的傻样都笑了。娘嗔怪道:“让你个哈怂捡了个大便宜,你还有啥不能成的?”一家人同时都开心地笑了。秋月偷眼看着三爷,也红着脸抿嘴笑了。   春节临近的时候,娘和哥哥嫂子略备小酒招待了前来贺喜的亲朋好友,热热闹闹地给三爷和秋月把婚事办了。   二十年后,农村实行了生产责任制,农民对土地有了自己的经营权。“洋芋婆”眼光独到,第一年就大面积种植洋芋,获得大丰收,基本解决了温饱。之后也是“洋芋婆”联合村里几户人家,办起了村里有史以来第一个粉条加工厂,经济效益非常好,“洋芋婆”也随之成为了远近闻名的致富带头人,受到乡政府和县政府的表彰奖励,更受到了乡亲们的尊敬和认可。成了名副其实的“洋芋婆”。   她和三爷一生共养育六个儿女,全都学有所成,走出大山,在外面有了一份很体面的工作,成家立业。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村里人一提起他家便都竖起大拇指啧啧称赞。   五十年后,儿女为了让父母安度晚年,兄弟姐妹私下里商量好,在省城给她老两口买了房子,可两个老人知道后,头摇的像拨浪鼓,这事儿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便一口回绝:不去!那儿都不去!我两个还可以自食其力,在村里种二亩洋芋,一方菜园,老有所为,亦有所乐,只有这样的日子我俩才觉得过着舒坦。“洋芋婆”对儿女们说,城里再好,那是公家的,只有这儿是我俩的家,也是你们永远的家,娘给你们守着这个家,娘在你们的家就在。啥时候想了就回来,娘在家里等着你们和你们的孩子们。   到现在,“洋芋婆”老两口依然住在他翻修一新的农家四合院里。   从容的日子里,鹤发童颜的老两口搬把摇椅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三爷突然说:“娘的坟是个正东山,卯山酉的相,今年是个大利年”,“洋芋婆”说:“咱娘的坟听人说是块风水宝地呢!”三爷附和道:“那都是咱娘一世积德行善吉造下的。”说完这话,两个人似乎各有所思,沉默了好大一会儿,老婆突然打了个喷嚏,三爷看了看老婆,慢悠悠地说:“我咋头疼的,好像感冒了。”老婆不以为然,耷拉着眼皮没精打采地说:“八成是血压又高了!”……   不觉已是彩霞满天,夕阳如火的时候了……   2017年10月1日   作者简介:王雪怡,男,汉族,1960年生,一个喜欢文学的农民。   本栏目声明:   宗旨:为心灵的美好坦诚相约、为生命的辉煌彼此照耀”   投稿:新闻、信息、特产、文学、书法。绘画、家乡美景、民间奇人故事。   分享:为家乡做一个移动的名片。   主编微信:kpf661.。 QQ:1778358562   小编很辛苦,点个吧!
(来源:未知)
标签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fresion.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友情链接():


返回首页